导航菜单

逆天改命的《哪吒》,光线将凭“魔童”脱困了?

  5g8jtRzslNQHUIjM95JGgJt1CYHTggaM54CoMsOhT7SuF1564410952527.jpg

  7月29日,光线传媒高开高走,早盘上涨8.4%,创2018年11月以来的最大涨幅,再次引来投资机构及市场的关注,自《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点映以来,光线传媒股价累计上涨近20%,截至7月28日夜间《哪吒》累计综合票房已破7亿元。

  7月27日,据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官方微博发布,《哪吒》票房破4亿,创动画电影单日票房新纪录,成为中国影史首部单日票房破2亿的动画电影。截至7月28日22点12分,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官方微博宣布,影片票房突破7亿元,刷新国产动画电影单周票房新纪录,国内暑期档正式迎来暑热“哪吒”。

  HR4xN6N7735ziU8zFJ3zyXxOLeO295qBQ3RBzAnftGfHL1564410952531.jpg

  《哪吒》是由饺子(杨宇)执导、编剧的国产动画电影,改编自中国神话故事,预排片比达35%以上。以四年前暑期档《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从不到10%的排片比起步最终收获9.6亿元票房为参考,市场预估《哪吒》票房将以10亿元起步。

  1

  逆天改命的《哪吒》

  哪吒的形象和故事国人并不陌生,但《哪吒之魔童降世》是在观众熟知的故事情节上进行了再编的,主要讲述太乙真人受命将灵珠托生于陈塘关李靖家三儿子哪吒身上,然而灵珠被申公豹掉包,哪吒虽然成了“魔丸”但依然坚守“我命由我不由天”要“逆天而行斗争到底”的成长故事。虽然影片极力造风造势但是观影后,很多观众对故事情节的再编并不认同,甚至对频爆的好评产生怀疑。

  mYh5BJdIxnp0KEz=gcWY0JVpzR4xuqXJikGV=DEOPHiTB1564410952527.jpg

  3u6SFd4I73uamQJePYsCjC7iHkwM1qWXButUA=rHJvX=d1564410952531.jpg

  05hUwXxah2ZOzOdNV3zxFU7FRK5tYYsd=Iq4gyuMKKgAE1564410952531.jpg

  鉴于猫眼和光线传媒从前被诟病 “退票门”和“宣发门”的不良影响,评分评级暂时锚定豆瓣评分。 目前《哪吒》在豆瓣的评分为8.7分,该评分把同期暑期档热门影片《银河补习班》、《狮子王》、《扫毒2》等均甩在了身后。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2015)豆瓣评分保持在8.3分一度被认为是国漫崛起的代表作之一;而作为北美地区最权威的IMDb对《哪吒》的评分也达到了7.9分,评分虽然不是特别高,但对于一直是不太强的国产动画电影来说,能获得这个分数已经是非常大鼓励了。

  6EwnIaMyaWbmIjOpy9sW5q3gwX0=d7mEp2dUaW=WWzAoR1564410952527compressflag.jpg

  《哪吒》的火爆让今年的暑期档从冷清变得热闹,也导致了市场格局的变化。从原本的暑期大片“《撤档》”——华谊兄弟出品的头部影片《八佰》、《小小的愿望》(原名《伟大的愿望》)先后撤档,致使华谊兄弟无缘暑期档大战;到现在,占据暑期档排片半壁江山的《哪吒》与《银河补习班》——均出自光线传媒。

  光线传媒成为今年暑期档目前为止当之无愧的大赢家。

  如果说《哪吒》的热度跟“一家独大”的环境有非常大的关系,当真让人摸不到头脑的是确实是华谊兄弟——精良制作,华丽撤档。这种“X”操作“鬼”逻辑恐怕真的是要关起来门来好好开几个会讨论下选材供片的思路才能解决了。但也正是这样的契机,给了国漫新代表作《哪吒》一个非常大的机会,抛开其他影片不说,单说《哪吒》,老故事新唱调很好的迎合了市场“造势”的口味,作为国漫电影又一部代表作《哪吒》的成绩可以说还不错,无论是内容上的bug还是细节上的不到位以及配音的不适感,都不影响《哪吒》现在的行情。

  而对于光线传媒来说,真正意义上内容质量的好坏在我看来也是未必那么在乎的,这么多年来光线影业的口碑一直都停留在“票房破亿”“燃”“爆”这种“渲染风向”“制造热度”简单粗暴的营销手法上,真正意义上靠作品内容来给市场和观众品评的寥寥无几。

  光线也出品过很多热门作品《爸爸去哪儿大电影》(蹭热度)《港濉罚良心徐铮)《谁的青春不迷茫》(请问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拿这种作品出来脸呢?还要不要了?)灵魂三问过后,对光线出品的内容可以说嗤之以鼻。直到2018年,光线传媒因“退票门”和“宣发门”再次引发关注。

  mCsveax0EVGY=qZTkSqK1Bvsen4vcZIOS6SB4gPHqRdqI1564410952527.jpg

  电影《后来的我们》上映首日,被爆存在大量集中退票情况,随着“退票门”事件不断发酵,身兼出品方、发行方、售票方的天津猫眼及其背后的大股东光线传媒,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不久后的“宣发门”电影《英雄本色2018》的导演丁晟在其官方微博上质问,要求光线传媒提供2700多万元宣发费用明细和1000万元票补款明细更是将陷入舆论风波的光线传媒再次置于漩涡中,光线传媒于2018年迎来首次亏损,至此对光线传媒出品的内容也被停留在观望的态度上。

  2

  光线传媒靠《哪吒》脱困,有赢面

屋科技有限公司;发行方为光线影业,联合发行方为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工商资料显示,除联合发行方外,上述的制作方、出品方和发行方均为光线传媒子公司。屋的代表作品还有《大鱼海棠》、《大护法》、《重返·狼群》、《果宝特工之水果大逃亡》、《精灵王座》等。不过除了《大鱼海棠》取得了超5亿元的票房,其他影片也大多 屋还将继续融合产业链各环节,打造动画电影创作体系。

  早在今年4月的光线传媒投资者交流活动上曾称公司“今年开始有望迎来动画大年”其中,公司协助推广的日本引进片《夏目友人帐》2019年3月已上映。此外,除了《哪吒》,光线主导的动画电影神话三部曲之《姜子牙》、《妙先生》也有望于年内上映。

  根据光线传媒最新披露的业绩预报,2019年上半年,光线传媒预计盈利8500万元至1.05亿元,预计同比下降95.02%~95.97%。2019年上半年,光线传媒参与投资、发行并计入2019上半年票房的影片共七部,总票房为28.16亿元;公司上年同期净利润为21.07亿元。光线传媒方面称电影业务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的原因是本报告期的电影成本较上年同期有所上升。

  虽然市场对今年暑期档票房整体预期较低,但联讯证券7月19日还是给予光线传媒“买入”评级,认为票房预期仍未完全反映至股价。联讯证券表示,考量光线传媒不仅参与该片制作亦有发行,初步预估《哪吒》票房以10亿计,如按投资比例为20%计算,它能为光线2019年净利润贡献2亿。

  3

  内容依然被奉为影业良药

  传统文化IP或值得开发

  《哪吒》被认为是提振了当前沉闷的暑期电影档的热度和国产动漫的信心,但也同时也引发了市场对与传统文化赋予新内涵再出发的思考,被好莱坞工业化制作吊打许多年的国产影视,现在的制作虽然有所提高但是与真正的精良制作还相差甚远。拿国内的两家公司,光线影业和华谊兄弟来说,虽然华谊兄弟的影片不幸掉档,但是无论是制作手法和还是讲故事的逻辑光线影业目前的水平想要赶超华裔兄弟恐怕还需要再来一轮深耕。

  FGD3r31mIsGpQZpi1RTSW8lMUh0SwAv8M82ipjMSZwd4X1564410952524compressflag.jpg

  西南证券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票房开始负增长:2019年上半年,全国累计实现票房约312亿(含服务费),较2018年同期320亿的水平下降了3%,票房市场整体没有找到新的增长点,影片整体质量有所下滑,全国票房反弹有一定的难度,未来票房增长水平将维持在一个相对平稳的区间。

  分析认为,一二线票房依旧是票房的主阵地:2019年上半年仅一线城市票房占比有所增长,二三四线城市均呈现极小幅度的下滑趋势,我们认为,这样的变化与各线城市对票价的敏感度有较大的关系。在观影类型方面,一二线城市观影类型相对多样,科幻、家庭、记录片题材均有相应的受众群体,三四线城市偏好的影片类型更加大众化和生活化,多为喜剧、剧情和爱情题材。

  2019年上半年票房的同比下滑无疑给电影市场敲响了警钟。连续多年快速增长的市场红利带来了院线和影院的快速扩张,取消的票补也给电影制作发行公司带来了更大的利润。但一味地通过抬高票价获得的高收入仅仅是竭泽而渔的短期回报,观影人次的减少剥夺了市场的活力,也是亲手给其他市场送去了机会。

  电影作为文化产业,核心竞争力还是内容,所以,打造质量上乘的口碑佳作,提升影院的配套设施,避免进入“流量”误区,恐怕才是常青之策。

  5g8jtRzslNQHUIjM95JGgJt1CYHTggaM54CoMsOhT7SuF1564410952527.jpg

  7月29日,光线传媒高开高走,早盘上涨8.4%,创2018年11月以来的最大涨幅,再次引来投资机构及市场的关注,自《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点映以来,光线传媒股价累计上涨近20%,截至7月28日夜间《哪吒》累计综合票房已破7亿元。

  7月27日,据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官方微博发布,《哪吒》票房破4亿,创动画电影单日票房新纪录,成为中国影史首部单日票房破2亿的动画电影。截至7月28日22点12分,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官方微博宣布,影片票房突破7亿元,刷新国产动画电影单周票房新纪录,国内暑期档正式迎来暑热“哪吒”。

  HR4xN6N7735ziU8zFJ3zyXxOLeO295qBQ3RBzAnftGfHL1564410952531.jpg

  《哪吒》是由饺子(杨宇)执导、编剧的国产动画电影,改编自中国神话故事,预排片比达35%以上。以四年前暑期档《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从不到10%的排片比起步最终收获9.6亿元票房为参考,市场预估《哪吒》票房将以10亿元起步。

  1

  逆天改命的《哪吒》

  哪吒的形象和故事国人并不陌生,但《哪吒之魔童降世》是在观众熟知的故事情节上进行了再编的,主要讲述太乙真人受命将灵珠托生于陈塘关李靖家三儿子哪吒身上,然而灵珠被申公豹掉包,哪吒虽然成了“魔丸”但依然坚守“我命由我不由天”要“逆天而行斗争到底”的成长故事。虽然影片极力造风造势但是观影后,很多观众对故事情节的再编并不认同,甚至对频爆的好评产生怀疑。

  mYh5BJdIxnp0KEz=gcWY0JVpzR4xuqXJikGV=DEOPHiTB1564410952527.jpg

  3u6SFd4I73uamQJePYsCjC7iHkwM1qWXButUA=rHJvX=d1564410952531.jpg

  05hUwXxah2ZOzOdNV3zxFU7FRK5tYYsd=Iq4gyuMKKgAE1564410952531.jpg

  鉴于猫眼和光线传媒从前被诟病 “退票门”和“宣发门”的不良影响,评分评级暂时锚定豆瓣评分。 目前《哪吒》在豆瓣的评分为8.7分,该评分把同期暑期档热门影片《银河补习班》、《狮子王》、《扫毒2》等均甩在了身后。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2015)豆瓣评分保持在8.3分一度被认为是国漫崛起的代表作之一;而作为北美地区最权威的IMDb对《哪吒》的评分也达到了7.9分,评分虽然不是特别高,但对于一直是不太强的国产动画电影来说,能获得这个分数已经是非常大鼓励了。

  6EwnIaMyaWbmIjOpy9sW5q3gwX0=d7mEp2dUaW=WWzAoR1564410952527compressflag.jpg

  《哪吒》的火爆让今年的暑期档从冷清变得热闹,也导致了市场格局的变化。从原本的暑期大片“《撤档》”——华谊兄弟出品的头部影片《八佰》、《小小的愿望》(原名《伟大的愿望》)先后撤档,致使华谊兄弟无缘暑期档大战;到现在,占据暑期档排片半壁江山的《哪吒》与《银河补习班》——均出自光线传媒。

  光线传媒成为今年暑期档目前为止当之无愧的大赢家。

  如果说《哪吒》的热度跟“一家独大”的环境有非常大的关系,当真让人摸不到头脑的是确实是华谊兄弟——精良制作,华丽撤档。这种“X”操作“鬼”逻辑恐怕真的是要关起来门来好好开几个会讨论下选材供片的思路才能解决了。但也正是这样的契机,给了国漫新代表作《哪吒》一个非常大的机会,抛开其他影片不说,单说《哪吒》,老故事新唱调很好的迎合了市场“造势”的口味,作为国漫电影又一部代表作《哪吒》的成绩可以说还不错,无论是内容上的bug还是细节上的不到位以及配音的不适感,都不影响《哪吒》现在的行情。

  而对于光线传媒来说,真正意义上内容质量的好坏在我看来也是未必那么在乎的,这么多年来光线影业的口碑一直都停留在“票房破亿”“燃”“爆”这种“渲染风向”“制造热度”简单粗暴的营销手法上,真正意义上靠作品内容来给市场和观众品评的寥寥无几。

  光线也出品过很多热门作品《爸爸去哪儿大电影》(蹭热度)《港濉罚良心徐铮)《谁的青春不迷茫》(请问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拿这种作品出来脸呢?还要不要了?)灵魂三问过后,对光线出品的内容可以说嗤之以鼻。直到2018年,光线传媒因“退票门”和“宣发门”再次引发关注。

  mCsveax0EVGY=qZTkSqK1Bvsen4vcZIOS6SB4gPHqRdqI1564410952527.jpg

  电影《后来的我们》上映首日,被爆存在大量集中退票情况,随着“退票门”事件不断发酵,身兼出品方、发行方、售票方的天津猫眼及其背后的大股东光线传媒,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不久后的“宣发门”电影《英雄本色2018》的导演丁晟在其官方微博上质问,要求光线传媒提供2700多万元宣发费用明细和1000万元票补款明细更是将陷入舆论风波的光线传媒再次置于漩涡中,光线传媒于2018年迎来首次亏损,至此对光线传媒出品的内容也被停留在观望的态度上。

  2

  光线传媒靠《哪吒》脱困,有赢面

屋科技有限公司;发行方为光线影业,联合发行方为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工商资料显示,除联合发行方外,上述的制作方、出品方和发行方均为光线传媒子公司。屋的代表作品还有《大鱼海棠》、《大护法》、《重返·狼群》、《果宝特工之水果大逃亡》、《精灵王座》等。不过除了《大鱼海棠》取得了超5亿元的票房,其他影片也大多 屋还将继续融合产业链各环节,打造动画电影创作体系。

  早在今年4月的光线传媒投资者交流活动上曾称公司“今年开始有望迎来动画大年”其中,公司协助推广的日本引进片《夏目友人帐》2019年3月已上映。此外,除了《哪吒》,光线主导的动画电影神话三部曲之《姜子牙》、《妙先生》也有望于年内上映。

  根据光线传媒最新披露的业绩预报,2019年上半年,光线传媒预计盈利8500万元至1.05亿元,预计同比下降95.02%~95.97%。2019年上半年,光线传媒参与投资、发行并计入2019上半年票房的影片共七部,总票房为28.16亿元;公司上年同期净利润为21.07亿元。光线传媒方面称电影业务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的原因是本报告期的电影成本较上年同期有所上升。

  虽然市场对今年暑期档票房整体预期较低,但联讯证券7月19日还是给予光线传媒“买入”评级,认为票房预期仍未完全反映至股价。联讯证券表示,考量光线传媒不仅参与该片制作亦有发行,初步预估《哪吒》票房以10亿计,如按投资比例为20%计算,它能为光线2019年净利润贡献2亿。

  3

  内容依然被奉为影业良药

  传统文化IP或值得开发

  《哪吒》被认为是提振了当前沉闷的暑期电影档的热度和国产动漫的信心,但也同时也引发了市场对与传统文化赋予新内涵再出发的思考,被好莱坞工业化制作吊打许多年的国产影视,现在的制作虽然有所提高但是与真正的精良制作还相差甚远。拿国内的两家公司,光线影业和华谊兄弟来说,虽然华谊兄弟的影片不幸掉档,但是无论是制作手法和还是讲故事的逻辑光线影业目前的水平想要赶超华裔兄弟恐怕还需要再来一轮深耕。

  FGD3r31mIsGpQZpi1RTSW8lMUh0SwAv8M82ipjMSZwd4X1564410952524compressflag.jpg

  西南证券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票房开始负增长:2019年上半年,全国累计实现票房约312亿(含服务费),较2018年同期320亿的水平下降了3%,票房市场整体没有找到新的增长点,影片整体质量有所下滑,全国票房反弹有一定的难度,未来票房增长水平将维持在一个相对平稳的区间。

  分析认为,一二线票房依旧是票房的主阵地:2019年上半年仅一线城市票房占比有所增长,二三四线城市均呈现极小幅度的下滑趋势,我们认为,这样的变化与各线城市对票价的敏感度有较大的关系。在观影类型方面,一二线城市观影类型相对多样,科幻、家庭、记录片题材均有相应的受众群体,三四线城市偏好的影片类型更加大众化和生活化,多为喜剧、剧情和爱情题材。

  2019年上半年票房的同比下滑无疑给电影市场敲响了警钟。连续多年快速增长的市场红利带来了院线和影院的快速扩张,取消的票补也给电影制作发行公司带来了更大的利润。但一味地通过抬高票价获得的高收入仅仅是竭泽而渔的短期回报,观影人次的减少剥夺了市场的活力,也是亲手给其他市场送去了机会。

  电影作为文化产业,核心竞争力还是内容,所以,打造质量上乘的口碑佳作,提升影院的配套设施,避免进入“流量”误区,恐怕才是常青之策。

达到当天最大量